格鲁吉亚乱局演成马拉松对抗

格鲁吉亚反对派在首都第比利斯进行的两天没有使国内政局出现任何变化。

从4月12日开始,格鲁吉亚进入长达两个星期的东正教复活节。在此期间,政府与反对派是体面地解决问题,还是发展成为旷日持久的街头政治,眼下难以准确预测。

反对派领袖4月11日磋商后决定,12日将暂停举行要总统萨卡什维利下台的活动,因为这一天是东正教复活节前一周的星期日。活动将于星期一恢复,并计划扩展到格全境。

“考验我们耐心的时间越长,来自社会的反应就越激烈。”“新右翼”领导人大卫·加姆克列利泽对媒体表示,星期一将开始新一轮更激烈、要求更为严格的活动。为此,他号召老百姓继续追踪事态的发展。保守党领袖兹维亚特·吉吉古里更是发出倡议:“只坐在家里,生活不会变得更好。”

目前,反对派仍坚称总统萨卡什维利下台是克服国内目前危机的唯一途径。如果当局有其他更实质性的建议,那就请提出来。不过,直选第比利斯市长并不是(反对派期望看到的)办法。但两天轰轰烈烈的,并没有促成政府与反对派在提前举行总统大选等关键性问题上妥协。

尽管10天前在伦敦进行的俄美首脑会晤上没有就此问题达成妥协,但保持格鲁吉亚乃至外高地区局势稳定是奥巴马与梅德韦杰夫之间的一项共识。格政府与反对派目前均保持克制,强调和平与对话解决,与俄美两大国立场的这种一致性不无关系。

但当记者向在巴库的美国外交官询问美方如何评价目前的格政局时,美国外交官往往是顾左右而言他,与美国官方模棱两可的表态如出一辙。

实际上,无论是格政府还是反对派,都能从这种不露明显倾向性的立场表态中找到支持本方的依据。

前一天,美国国务院一方面倡议政府与反对派保证活动的和平性,不许采取任何形式的武力。另一方面又指出,和平抗议是表达政治意愿的可以接受的、最重要的形式。

4月1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理查德·艾克表示,建设民主的格鲁吉亚的过程,毫无疑问也包括和平抗议的权利。

艾克认为,反对派在第比利斯的抗议活动具有和平的、文明的性质。对于反对派领袖提出的要萨卡什维利下台的要求,他表示,美国国务院不打算干涉格内部事务。

早在3月22日,格鲁吉亚工党领袖沙瓦·纳捷拉什维利在对美工作访问之后向媒体表示,奥巴马政府没有提出任何候选人出任总统。不过,他同时指出,这不表示美国会允许萨卡什维利继续留任到2013年任期届满。

格鲁吉亚“正义党”领导人、“海外格鲁吉亚运动”主席伊格尔·吉奥尔加泽在接受俄媒体“REGNUM”采访时透露,格媒体正积极讨论萨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由美军保护撤离的可能。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亚历山大·克雷洛夫分析认为,如果美国和欧盟坚持要萨卡什维利下台,那么一段时间后他就会离开——表面上还是会做出受压力的样子。如果西方表现并不积极的话,那么他仍会留任,因为反对派在民众中间并没有更大的影响和威望。

在这位俄罗斯学者看来,萨卡什维利的离去会给西方带来一定的好处,“如果在五日战争后拿掉萨,那么会看起来像是俄罗斯军事行动的胜利结果。但如果让萨的离去看上去像是格鲁吉亚民主的胜利,那么西方可以继续玩弄民主的游戏——高加索的民主正在一步步走向繁荣。”

这些说法当然还仅限于分析范畴。实际上,在格内部双方胶着的阶段,各种版本的分析形同风闻。现在更值得参考的大背景是,在美俄就全球重大利益谈判的紧张时刻,萨卡什维利的去留看来已不像半年前那么重要了。

格鲁吉亚政府说服反对派进行对话、结束活动的一个理由是,担心国内混乱局势会被俄罗斯利用。

格外长格里高利·瓦沙泽说,冲突区的俄军已在增加,从塞瓦斯托波尔港开出了3艘俄登陆舰。在同欧盟驻南高加索特别代表彼特·西姆涅比会见后,他对外表示,这再次证实,俄从未打算终止对格侵略。

另据格媒体《格鲁吉亚时报》披露,美国盖洛普公司3月20日公布了一项问卷调查结果:受访的1.5万名格鲁吉亚人中,61%的百姓害怕战争,而对俄关系和经济状况分列受关注问题的第二和第三位。

俄国防部发言人4月11日称,俄58军在格南边界加强战备的消息不符合事实。部分俄军只是在进行结束冬季演习的“计划内的巡查”。

分析人士指出,格政府与反对派期待对方“先犯规”以及对俄罗斯担心的立场表明,由此引发的格局势动荡的确具有不可预测性。没人敢预言不会出现如1993年那样的内战。不管怎样,这次危机显示了一种制度性危机的特征。格鲁吉亚人至今仍不清楚,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国家——是总统制还是议会制;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经济——是社会导向的还是新自由经济;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对外政策——是保持中立还是义无反顾地效忠于华盛顿或者莫斯科。而目前的反俄立场已在八月事件中得到了消极回应。

4月9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俄外交与国防委员会会议上明白无误地警告西方,高加索危机表明,北约自动东扩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如果格鲁吉亚成为北约成员国,俄罗斯除了像去年8月那样被迫采取行动之外,别无选择”。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