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28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四)

美国《名利场》(VANITY FAIR)2013年8月发表题为《白宫:他的联盟》的文章。

西行老者,威尔逊1919年九月在伯克利,在这个加州城市他迎来旅程的最高点。

在1919年九月21号,威尔逊横穿内华达山脉,途径萨克拉门托返回白宫。这个600英里的路程并不顺利,威尔逊总统的头疼和哮喘一直持续着,又遇上了山火。在横穿隧道时,山火造成的烟雾围住了火车。头疼,咳嗽、咽喉肿痛和失眠击垮了威尔逊,而来自华盛顿的最新消息无疑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参议员洛奇邀请了他的共和党同事,“预订员疯子”Porter J.Mccumber在白宫共进午餐。餐后,Mccumber也和他达成一致意见,拒绝很多派支持的“第十条”契约。总统深受打击但仍然坚强地面对接下来在盐湖城和夏延市进行的演讲。晚上到达丹佛市布朗宫廷酒店,伊迪斯劝她丈夫停下来休息几天。“不行,”威尔逊坚持不同意,“我现在正激起人民的兴趣呢,他们期盼听到我对联盟的解释,我不能不去履行我的指责让他们失望。”第二天早上,总统在12000人面前发表了一次激情澎湃的演说,之后艾奇逊-托皮卡-圣菲铁路公司将他于午餐前送往普韦布罗,这个人口有50000人的城镇进行两小时的访问。尽管在展览中心聚集了约10000人等着他发表演讲,威尔逊只是驶过他们并对其挥手致意,保留体力留待在这个城市新的纪念大厅进行主要的演说。

特工埃德蒙·斯大林陪伴总统一起从汽车走向报告厅,当威尔逊在报告厅的一节台阶上差点摔跤时,斯大林扶住了他,用手托起他的胳膊让他走到讲台上。威尔逊并没有拒绝,这让斯大林很是吃惊,因为以前总统总是拒绝任何形式的肢体辅助。“这次的演讲比较短,”威尔逊对一群听了40次他的演讲的记者们说,“你们还没有听够啊?”

当威尔逊正式开始演讲时,他的虚弱暴露出来了。特别是他的声音,那样细弱,但是这样也只是增加了他传达信息的情感。这是第一次,他被记者发现语句中有磕巴,不得不重新说一遍演讲词。而且,意想不到的停顿不但暴露了他身体的不适,还显示出了心里的不确定。斯大林很关心总统,一直镇定地扶着总统防止他摔倒。他重新换回了总统的激情,威尔逊说着说着自己流下泪来,尤其是当他提到这份条约的最大受益人“孩子们,我们的下一代”。

回到火车上,威尔逊又一次抱怨起他的头疼来。一整天疼个不停,甚至有时候还有失明的征兆。当总统得知在科罗拉多州每个站台都有人群聚集等待时,他坚持醒过来,发现洛矶福特站有约5000人。格雷森医生正向人民转达威尔逊总统不便现身的歉意,但当火车即将驶离车站时,威尔逊还是执意伸出手和靠近他的群众握手,他挥手告别后,晚上好好休息了一番。

伊迪斯重新修整了一下她的卧室,也让她的女仆帮她梳了梳头,做了做按摩。在11:30,她以为他的丈夫已经熟睡时,却接到他让她去看他的消息。他坐在床的一边,头靠在椅子上。头疼是如此难忍以至于他需要她去叫格雷森医生过来。医生很快就到,发现这个老人的情况很不乐观。他的脸色灰白,大口喘气。威尔逊抱怨火车狭小的空间让他喘不过气。医生的职责让格雷森下令马上取消接下来的行程,尽管威尔逊一直求他不要这么做。总统知道,在这样的政治情形下,他显示出来的一点点虚弱都会被他的政敌大做文章。他告诉格雷森他到了威奇托市就会好多了,再讨论是否终止行程只会让他今夜难以入睡。到了凌晨4:30左右,威尔逊终于在椅子上坐着睡着了。

格雷森医生立马叫醒塔默提,告诉他继续行程会带来致命后果。这两个顾问又一起拜访了自称“度过了人生中最长最吓人的夜晚”的威尔逊夫人,并且达成了一致意见。格雷森静静等候总统醒来并向他解释他们的决定。但是当他进入总统的私人房间时,他发现总统正在刮胡子,完全没有放弃行程的意思。伊迪斯和塔默提说了他们的看法,但是总统一点都听不进去。“你们不知道,如果取消了行程,”他说,“参议员洛奇和他的朋党就会说我是个轻言放弃的弱者,我们的西行之旅完全失败,这个条约也会宣告破产。”塔默提向他保证没有人会说他是个轻言放弃的人,渐渐地,威尔逊不得不面对事实。

“我亲爱的孩子,”总统有些崩溃,“我身上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昨天开始出现这种情况的,我不知道该做什。”这时他的左手和左腿已经麻木。看着塔默提,他请求他们在让他进行一个24小时的行程,“请让我给他们看看,我还能战斗,我无所畏惧。”私下里,格雷森医生曾对总统进言,“你不属于美国,你也属于威尔逊夫人和你的孩子们,赶快趁着还没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停下来吧。”即使是反击也没有力气,这个忧伤的武士只好放下手中的剑。“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也只好妥协,”不过过了一会儿,他悄悄补充上一句,“这是我生命中最难过的事情了。”

格雷森重新把塔默提叫回屋里。威尔逊对他说,“我以前没有意识到,但现在觉得我的身体要垮了。医生说的对,我现在的状况是走不下去了。”觉得无法面对任何人,威尔逊将头扭向窗外,看着无边的田野,眼泪从眼眶滚落。“他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一如他当年接受安排奋起作战,”伊迪斯回忆道,“但是那时只有他和上帝知道命运是有多么不公,在未来有什么困苦等待着他,而他颤抖的嘴唇甚至连一句自恋和后悔都说不出……”

塔默提立刻投入行动,他叫来速记员并且撰写了一分电报,说尽管总统“怀有极大的热忱投入接下来的行程”,但是格雷森医生兼职取消下列地点的行程安排——威奇托市、俄克拉荷马市、小岩城、孟菲斯市、路易斯维尔市。消息从威奇托市北部的铁路出发,传往世界各地。在做好返回华盛顿的大部分安排后,首席书记官托马斯·布拉哈尼走近总统的私人房间,发现威尔逊孤身坐在椅子上,“头垂在一边,半边脸已经瘫痪,唾液从嘴角流下”。

总统在48小时后的周日11点返回华盛顿,他穿好衣服严阵以待。尽管病弱的他看起来不像是25天前离开联合车站的那个他,他还是用尽全身精力不用他人帮助,自己很好地从五月花号下来。他的女儿玛格丽特从车站小屋跑出来迎接他,和伊迪斯、格雷森还有特工们一起把他父亲迎上等候已久的摩托车上。不多时,他们已经回到了白宫。格雷森嘱咐他一定要立马躺到床上来个无限期的“完全休息”。但是当威尔逊走到于二层的长廊时,他在书房和伊迪斯的卧室间徘徊着。那是一个晴朗的初秋日子,第一阵冷空气袭来,给了他前几个月在外奔波未有的体验。他决定和伊迪斯还有格雷森一起到城市公园做个两小时的短暂旅行,虽然大多数时候总统先生都在打瞌睡。

十月一日,他回家的第三天,威尔逊的身体情况有所好转。他在夜间和白天都打了盹,食欲也回来了。他还对工作表现出了兴趣,虽然伊迪斯马上用东大厅放映的电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当天晚上,他很有兴致地打了局台球,然后又坚持给伊迪斯念了圣经,像是以前战争期间他们每晚都做的那样。伊迪斯很高兴他的声音中又有了一丝生气。

伊迪斯每晚都夜不能寐,因为她要时不时醒来看看她丈夫是否睡得安稳。在十月2号的凌晨,他还睡得很安详,但是到了大约8:30的时候,他起身坐在床的一边,想要去够一个水杯。她把水杯递给他,注意到他的左手无力地耷拉着。“我左手好像失去知觉了,”威尔逊说道,并且让她去摩擦那只手试试。这是第一次,他要靠她的帮忙去上洗手间,她支撑着他蹒跚走了几步,发现这耗费了他几乎所有的精力。更加让她害怕的是,威尔逊因为疼痛每走一步肌肉都在震颤着。伊迪斯问他能不能把他留在原地一会儿,她去打电话叫格雷森医生来。他同意了,伊迪斯当即作出决定。

没有去隔壁卧室打那个连接着白宫总机的电话,她跑到一楼接待员的房间打了一通私人电话。

艾克·胡佛接的那通电话,听到了威尔逊夫人焦急的声音“请接通格雷森医生,总统病得很重”。

电话还没挂,伊迪斯就听到总统房间传来一声巨响,她冲过去,发现她的丈夫倒在洗手间地板上失去了知觉。

由于中风,威尔逊不得不依靠他的支持者来使条约被通过。但是1920年三月,这份条约还是没能通过参议院,宣告夭折。威尔逊在一年之后离开白宫,但是一直居住在华盛顿直到1924年二月3号离开人世。

菲律宾显然兴奋过早了,他们自编自导的完美“剧本”实际上是漏洞百出,所声称的南海“主权”更是子虚乌有。[全文]

据深圳市气象台30日晚消息 受强对流天气系统影响,深圳自西向东出现强降水。[全文]

美国提供的黑匣子定位打捞设备将随澳大利亚海军“海盾号”支援船于31日前往搜索海域。[全文]

最近,姚笛接上了郑爽,成了女明星整容事件的风口浪尖人物。其实,现在女星整容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儿了。[全文]

这是一组记录于侵华日军士兵私人相册中的旧照片,揭示了侵华战争时期侵华日军的真实形象。[全文]

3月27日,2014海天盛筵在海南三亚开幕。首日的展会包括游艇、公务机、豪车、地产等,众多嫩模亮相现场。[全文]

话说赌王儿女众多,其中有6位女儿堪称是漂亮混血的经典美人,同时也是媒体曝光率最多的。[全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