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波黑战争:屠杀闻名世界手段堪比纳粹一半人口沦为难民

2017年11月底,他在海牙刑事法庭听到自己被以“战争罪”判处20年监禁后,这位72岁的老将在法庭上喊出遗言,随后当场服毒自尽。

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的死讯传遍了世界,他在法庭上服毒的样子成为媒体头条。

各国网民都晒出了对方国家在波黑战争时的大屠杀证据,血腥的图片充斥社交媒体,唤起了人们对23年前那场血腥战争的回忆。

波黑战争是二战之后欧洲发生的最残酷的战争,尤其以种族屠杀而闻名世界,各族屠杀对方平民的残忍手段堪比当年的纳粹。

塞、穆、克三族20万大军打了三年,造成28万军民亡,200多万人成为难民。要知道当时整个波黑境内,也只有450万人口。

那么,波黑战争到底因何而起?本来相处融洽的塞族、克族、穆族为什么突然杀得血流成河?塞族军队在这次战争里犯下过怎样的罪恶?

曾有人评价,如印度、苏联、南斯拉夫这些国家,与其说是国家,不如说是一个地理名词。

在历史上,这些地区宗教复杂,民族众多,一直互不相容,只是后来由于政府强权被强行拧在一起。

最典型的就是南斯拉夫,这里位于巴尔干半岛西部,主要分为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波斯尼亚、阿尔巴尼亚五大族。

北边克族、斯族信仰罗马天主教,南边的塞族信仰东正教,中间的波斯尼亚人是,是个“五族三教”、争斗不断的地方。

这些民族几百年前其实都是同一族人,语言大同小异,只是因为宗教影响导致生活习惯略有不同。

1945年,强人铁托同志在苏联的帮助之下把这些民族聚在一起,建立了南斯拉夫联邦,走社会主义道路。

在整个冷战时期,南斯拉夫境内一直挺稳定,因为铁托采取民族平等政策,一碗水端平,打压大族,扶持小族,各族平等做官,平等参军。

可惜在1980年铁托去世后,南斯拉夫一直缺乏一个新的强人领袖,直到1990年,随着东欧剧变,南斯拉夫境内各民族蠢蠢欲动。

1990年末,斯洛文尼亚率先独立公投,在德国的支持下进行政治独立,随后克罗地亚也效仿斯洛文尼亚公投。

这两国的独立就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在后来的两年里,马其顿、波黑都进行了公投,并相继独立。

南斯拉夫联盟的领袖米洛舍维奇知道自己难以控制其他民族分裂,但起码在塞尔维亚人眼里,他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除了斯洛文尼亚因为太过遥远难以干涉外,克罗地亚、波黑国内都有大量塞族生活,在米洛舍维奇的支持下,这些国家的独立都受到了本国塞族和塞尔维亚为主体的“南联盟”的反对。

塞族、克族、穆族这些民族在历史上就矛盾重重,穆族和克族想要独立,塞族集体抗议,在和平解决无望后,内战开始了。

最先发生内战的是克罗地亚,该国独立后,境内的塞族也宣布独立,在克罗地亚建立自己的政权。

1992年2月,波黑共和国政府发生分裂,族上台成为总统,推动国家独立,议会里的克族、塞族、穆族议员吵得不可开交。

波黑的克族和穆族要独立,塞族坚决反对,后来波黑议会强行通过决议,举行全民公投。

波黑位于南斯拉夫中部,当时人口430多万,几乎一半人口是“波斯尼亚”,剩下克罗地亚族70多万,塞尔维亚族130多万。

穆族和克族加起来就超过总人口的60%,他们在投票里有先天优势,塞族人全体投反对票也无济于事。

同年3月,波黑议会无视塞尔维亚人的反对,宣布公投有效,波黑从南斯拉夫独立建国。

几乎在这个命令出台的同时,武装冲突就爆发了,塞族武装对克族、穆族进行了进攻。

二战时期,克族在纳粹的帮助下,建立了自己的克罗地亚独立国,该国的民族主义组织“乌斯塔沙”到处残杀无辜,战争期间有50万塞族人被乌斯塔沙处决。

尤其是对付东正教宗教人士,乌斯塔沙总是将其折磨得奄奄一息,然后才用木工锯将其处决,这些都被当时的纳粹党卫军记录了下来,

他们还嘲笑德国人用毒气室的方式是浪费资源,效率太低。在处决平民后,乌斯塔沙会将受害者的鼻子、耳朵砍下来计数,其残忍程度连盖世太保都自愧不如。

面对克族的杀戮,塞族也有自己的民族组织“切特尼克”,对克族以及部分进行报复。

在二战的几年里,南斯拉夫没打什么大战,但境内死了近200万人,其中100多万都是克族、塞族、穆族自相残杀造成的,这是二战里欧洲地区最残酷的内斗。

塞尔维亚人占据先天优势,他们背靠南斯拉夫政府,而且族里有很多职业军人,约4万南斯拉夫政府军士兵加入了塞族武装,这些人不仅军事素质高,还拥有大量重武器。

而波黑的穆族、克族连正规军加民兵共组建了20万人的联军,但是重武器很少,只有火炮300多门,坦克70多辆。

相比之下,塞族军队只10万多人,但是素质很高,而且有新式坦克300多辆,战机60多架,火炮500多门,战斗力远超穆克联军。

塞族武装前期占尽优势,在1992年到1993年,塞族自治政府“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占领了波黑70%的领土,从北部到东南部几乎把波黑给包裹了起来。

而波黑战争的第一年是3年内战里最惨烈的一年,因为这场战争是民族性质的,所以一开始就伴随着种族仇杀。

1992年2月独立公投时,波黑首都萨拉热窝就发生了穆族偷袭塞族平民的“教堂婚礼枪击案”,造成塞族平民死伤,引起双方的仇视。

后来塞族军队围困萨拉热窝,塞族军人潜入城市,在制高点用机枪或者狙击枪扫射平民,造成很大的伤亡。

在农村和小城市,塞族的战术是先占领土地,然后清除异族人口,打造一个属于塞尔维亚人的国家。

塞族正规军作战是有战术和纪律的,但是在清除异族人口的环节,因为交战方杀红了眼,发生了很多针对平民的屠杀。

联合国为了保护平民,安理会在波黑塞族占领区划定集合安全区,让当地平民不受战争迫害。

穆克联军的士兵经常从安全区跑出来偷袭塞族武装,当遇到危险时就跑回安全区躲避,这让塞族武装气急败坏,最后酿成惨剧。

1993年春,在塞族武装的压力下,克罗地亚武装居然当了墙头草,跟塞族武装眉来眼去,和打起了内战。

此时的波黑战争成了没有立场、没有目标的混战,三族武装互相打,而他们的战线则基本没有变化,受苦的只是老百姓。

在人口驱逐的过程中,三族武装的手段都在不断进化,刚开始都是以警告方式恐吓平民搬迁,后来就变成屠杀和虐待。

根据联合国调查,克族、塞族、穆族在战争里犯下的屠杀行为有数十起,2017年11月自杀的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就被控屠杀过两个村庄,他是当时克罗地亚军队的高级指挥官。

1994年3月,北约面对塞尔维亚日益强大的军力,害怕塞尔维亚重新统一前南斯拉夫地区,于是决定支持穆克联军。

当年4月,美国督促波黑和克罗地亚人重新结盟,北约的武器源源不断地从克罗地亚运往波黑西南部。

这个命令对于波黑战争是个重要的转折点,仅仅在此后的半年里,穆克联军就从守势转为攻势,塞族军队的重武器和仓库几乎全部被炸平。

1995年7月,被北约炸得七荤八素的塞族武装打入了波黑东部的联合国安全区,在斯雷布雷尼察地区,塞族武装对当地进行了屠杀。

斯雷布雷尼察位于塞族统治区,外围是1000多名荷兰维和战士站岗。在1995年7月11日,塞族军队进入斯雷布雷尼察,先把维和部队缴械,然后在城里展开屠杀。

塞族怀疑穆族武装伪装成平民躲藏,他们将城内8000多名成年男性集中起来,押到城外全部枪决或活埋。

这一惨案发生后,全人类都被震惊了,自从二战结束,欧洲范围内就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种族灭绝事件。

于是,联合安理会授权北约对塞族武装进行致命一击,当年10月,北约空军配合10万穆克联军发起“风暴战役”。

美国航母战斗群在海上支援,塞族武装溃不成军,所有的雷达和指挥中枢被毁,军队几乎瘫痪,前线伤亡惨重。

后来趁着胜势,1995年11月,三族武装在北约监督下,在巴黎签订《代顿和平协议》,结束了这场战争。

波黑战争虽然结束,但是斯雷布雷尼察的惨剧没有被忘记,后来联合国在这里挖掘出了数千具尸体,塞尔维亚人的国际形象跌入了谷底。

直到现在,波黑境内的塞族和穆族还不共戴天,两方各有一个自治政权,平时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纪念日,穆族经常喊话塞族出来道歉,民间也会有件发生。

塞国政府坦诚:“种族屠杀这道伤疤会永远伴随着塞尔维亚人,这是无法抹去,无法忘记的。”

参考资料:1、《波黑战争——丧钟为谁而鸣?》,王春雨2、《在波黑战争中发生惨案的斯雷布雷尼察》,孔寒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