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黑战争30年:建立一座有机的战争纪念碑

2021年8月中旬,一个炎热的上午10点左右,艺术家 Smirna Kulenović 站在 Zlatište 的山顶上,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萨拉热窝,在干燥的树林中回荡着蟋蟀们的啁啾躁动。不远处100名身穿红色衣服的女人们组成的长队,在草地上蜿蜒前行。

她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参加由 Smirna Kulenović 组织的艺术表演“我们的家庭花园(Our Family Garden)”。她们将在这里一起种植1000颗金盏花——这是对波斯尼亚战争之后遗留的恐怖创伤的治愈,也是为未来的生活树立一座活生生的,建立于自然之中的纪念碑。

“那场景是我一生之中经历过的最美丽的景象之一,看着所有这些女人一个接一个到来的画面,是如此超现实,像是在做梦一样。”艺术家回忆道。

一年之后的2022年,是波黑战争三十周年的日。和平并未像大家期望的那样驻留,地区紧张局势再次升温。在塞尔维亚的飞地“塞族共和国(Republika Srpska),那里正在酝酿更大的独立运动,有传言说更严重的国际冲突将会爆发。

自1995年“代顿和平协定(Dayton Peace Agreement)”正式签署标志着战争结束以来,波黑的三个主要民族,波黑克族人、克罗地亚人和塞尔维亚人,被划分为不同的政府,他们拥有不同的学校,讲述不同的历史。旧的战争已经结束,而新的分裂却依然在继续。

28岁的艺术家邀请了来自波斯尼亚、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不同种族的女性,她们收集了金盏花幼苗 ,并将它们种植到曾经发生过战斗的战壕当中。这些植物具有抗细菌和抗真菌的特性,在战争时候被用来治疗伤口。

此时,这些花象征性地被用来治愈波斯尼亚各种族之间的分歧,重建 Smirna Kulenović 自己记忆中和平共处的昔日环境。

Smirna Kulenović 小时候长大的房子距离这座发生过战争的山区,只有五分钟步行。小时候他们家经常在这里野餐,她的祖父就在这附近的战壕中,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乡而牺牲。这里也成为了她的心理阴影,时常会带来战争的伤痛后遗症。

战争结束之后,萨拉热窝附近的这片山地就被遗弃荒废。1995年,她和母亲还有祖母一起在这附近播撒种植小麦,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恢复曾经的土地。这也给她的艺术创作带来了一种启发,通过一种持久的不断自我完善转化的方式,建立一座关于战争的“有机纪念碑”。

“被政治和政客操纵的带有仇恨言论的官方纪念碑,在城市里可以看到不少,那依然象征着一种分裂和纵的历史。而一个建立在自然之上,并归于自然的有机纪念碑,则能够愈合当地生态系统。它是游离于政治议程之外的,却是可以被所有人与自然共同分享的。”艺术家阐释道。

金盏花作为一种药用植物,对自然界本身也有治愈的作用。植物、生物之间有自己的循环和能动性,它们通过人类所看不到的方式进行交流,互相影响,并对塑造环境。

在战争中遭受暴力的不仅是人类、人类建造的文明物,还有其他的生物、自然景观、生态环境,都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和伤害。

艺术家 Smirna Kulenović 计划在每年的4月6日重复进行这样的活动。这一天被称作“萨拉热窝日”。因为它标志着这座城市于1945年从纳粹占领中被解放出来。

每年都会有一类新的,带有药用价值的植物,被种植到这片发生过战争的山地。并且仪式将邀请更多的参与者加入进来。她希望有更多的不同种族的女性加入进来,以鼓性受害者,并赋予她们强实有力的形象。

种植了金盏花之后的几个月,艺术家 Smirna Kulenović 采集了当地的土壤,并分析了含有金属和弹药残骸的样本。她和微生物学家 Anastasia Bragina 一起对发现的弹片和土壤进行了生物学分析,以展示这些弹片药用植物的作用下,是如何发生微妙变化的。

“治愈发生在所有微观和宏观的层面,所有和人类暴力有关的遗骸,都沉淀在土壤之中,成为后代定居者的家园。”

“也许在肉眼所见的尺度之内,恢复治愈并没有发生。但是在自然的体系当中,任何微小的事情都在酝酿并进行着。我们只需要去倾听和调试 ,而不要主宰,破坏和腐蚀自然的规律。希望在所有尺度内的生命,都拥有同理心。”

“在使用药用植物的几个月里,土壤开始愈合,当我看到大自然神奇的自我修复时,真的太兴奋了。它的修复速度要比人类自己快很多。”

“现在我更喜欢与细菌合作,而不是和人类。”Smirna Kulenović 笑着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