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威尔逊:我不会给中国妻子买房子我们在尝试正确的婚姻观

我叫威尔逊,来自德国,是一名物理老师,我的妻子是中国人,和我一样,都是老师,我们是在一次探讨会上结识,她是一位非常富有知识的女性,我们彼此相互了解,最后在我的诚恳追求下,我们成为夫妻。

我对中国的了解还算是挺多的,中国人很有耐心,目的也很明确。欧洲没有预料到的是,中国的一切发展都十分迅速,德国人是有目共睹的。

中国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扩大自己的影响,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和财富,以及资源,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中国的原因,我看到了希望,一个正在以健康、公正、友好的希望,我喜欢中国的每一座城市,我会在我的有生之年,努力的去往更多的地方。

在很多国家看来,中国是不乐意接受外国人,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中国是非常有智慧的国家,他们的工作很有激情,也充满创造力,但是,我对中国的一些习俗,并不是很习惯。

我有过三段婚姻,我妻子是第三位,我们育有一个孩子,从我认识她开始,我们很少在谈论物质方面的事情,首先我们都是优秀的老师,有客观稳定的收入;其次,我们对待事物的看法是世界性的,而不是集中在某一个领域中的细小的问题,最后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倡导一些健康的理念。

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不管是人口基数还是财富,都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存在,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如此庞大的一个国家,会有如此先进的文明,这足以说明,中国的崛起之路不仅仅是依靠创造力,他们对待未来事物的洞察力也是非常先进的。

但是,中国人娶妻生子的代价远远高于自身的创造力和财富程度,我第一次去我老丈人家的时候,他们会问我,你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子,有多少存款,在后来谈婚论嫁的时候,他们会问我要彩礼。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彩礼。后来我妻子解释说,这是中国的一种古俗,当男人娶女人的时候,男人是需要支付给岳父岳母一笔彩礼钱,这笔钱一般会以吉利数字,比如6.6万,比如8.8万这样的数字。

我们为此展开过探讨,虽然我妻子的父母都受过一定的教育,但是在传统文化面前,他们还是保守的,已经习惯性地传承了这种文化。

最后,我还是支付了6.6万人民币,相当于6000马克左右,当然,我们的婚礼很简单,但是很开心,那一刻我是幸福的。

和妻子结婚后,就有了孩子,中国的爷爷奶奶有一个习惯就是主动帮助子女带小孩子,而是德国,没有这样的传统,但是爷爷奶奶也会帮助去带孙子孙女的。

我们的孩子一直和外公外婆带着,我的孩子四岁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德语,一度让孩子很崩溃,后来我放弃了,我说既然在中国生活,那就让孩子学中文好了。

孩子稍微大一些了,我妻子说,她爸妈建议我给妻子买一套房子,我当时很惊讶,为何会提出这种无法理解的事情?

后来了解到,房子对于女人来说就是归属感,但是,大家也应该清楚,在深圳买一套房子,不是我能够支付得起的,我无法满足,所以我果断拒绝了这种请求。

我知道妻子做梦都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我们租住在深圳已经有11年的时间了,我不是商人,我只是一名老师,我每个月的薪水基本上都会交给我妻子打理,她知道我有多少钱。

我和妻子在彩礼、房子、车子等问题上探讨过,我觉得这在这个时代是不合理的,妻子也同意我的观点。

大部分青年的收入并不是很高,在中国还有一个词叫做“月光族”,不能够存钱,然后结婚的时候会动用爸妈的养老钱,这是不道德的,即使是中国的传统,但是我认为,这是物质时代,更多的财富需要自己去创造,对于爸妈的养老问题,子女似乎很少去参与建设,没有提前的计划,我觉得是不尊重父母的。

再者,很多人因为结婚而产生债务,终归是一家人在承担,再加上房子的房贷,是两口子在支付,我觉得,这给生活带来很大的障碍,这样做并不是完美的。

工作是为了生活,而生活,都希望是开心的,如果每天面对的是糟糕的工作和生活,婚姻怎么可能会幸福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